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
第221章:耍猴之人

发布时间:2018-12-12 21:39 类别:猴儿戏

  曲悠要挟的冲蒋玲灿比划了几下,看到她完全消停下来,刚刚回身继续往里走。.这屋里如果没有放置奸夫,说死她都不信。可是,如若放置了奸夫,为何却没有人来撞门呢?

  “燕王妃在里面嘛?”就在曲悠猜测之时,门口授来了大皇子妃的声音。

  “奴仆未见燕王妃出门,想来应是还在里面。”

  “这门口竟然无人守候,若是燕王妃有什么不适,本宫唯你事问……”大皇子妃的声音带上了薄怒。

  “奴仆知罪,请王妃责罚。”

  主仆二人演了一会儿戏,便把偏殿的大门推开。曲悠心里一惊,双眼快速的瞥向灵佑,灵佑会意的拽过蒋玲灿,足下悄悄一点,纵身便上了房梁。

  大皇子妃带人径直朝卧室走去,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令人心里不由的一颤。公然,最毒妇人心,这等毁坏她人名节的事,她也做的出来。

  “人呢……”在屋内没有看到蒋玲灿的身影,大皇子妃登时愤怒了起来。

  “奴、奴仆不知!”宫女朝屋内猛的一探头,当看到床上只要昏睡的侍卫时,登时膝下一软,跪了下去。

  “不知,本宫如斯信赖你,你竟然敢说不知……”大皇子妃甩手一个耳光,狠狠的打在宫女的脸上。

  宫女捂着脸,把头垂的低低的,即便伤口痛苦悲伤难耐,亦不敢"shenyin"出声。

  “废料,满是废料!”

  这大皇子妃的逻辑绝对有问题,她认为她是古时的曹操啊,只准‘我负全国人,不准全国人负我’。

  屋内,袁琳儿主仆走后,灵佑一手抓起一个,把曲悠和蒋玲灿从房梁上带了下来。

  “灵佑,把穴道给燕王妃解开。”颠末这件事,想必她也能大白些了,该当不至于还那么无邪了。

  灵佑撇撇嘴,不情愿的在她身上点了又点,就在曲悠不耐烦的时候,蒋玲灿的穴道终究被解开了。

  “贱人,竟然敢谗谄本宫……”蒋玲灿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  “她都曾经谗谄了,你能怎样着?”还认为她能有点长进呢,早晓得就不给她解开穴道了。曲悠翻了个白眼,突然感受跟她对话很累。

  “本宫明日设席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蒋玲灿那双娇媚的水眸里闪过恨意。

  “你认为她傻嘛,明晓得有问题还会本人奉上门。”这回,曲悠是真的感受无力啦,怪不得常常听人说,不怕神一样的敌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此刻,她是深有体味啊!

  曲悠拽过蒋玲灿手里的襦裙,快速的给她穿好。真是生成娘娘的命,都这种境地了,竟然不赶紧穿衣服,还有心思算计别人。

  “一会儿归去正殿,万万不要说漏嘴,就说我们不断在一路,从来没有来过偏殿……”

  “大皇子夫妻会信?”蒋玲灿思疑的看着曲悠。

  靠,你管她信不信啊……

  曲悠像看傻子一样,撇了她一眼,“她信不信随便,你说不说在你。”

  蒋玲灿懵懂的点了点头,乖乖的跟在曲悠死后走出了偏殿。妯娌二人一路无言,待行至正殿门口,正好与大皇子妃等人相遇。

  曲悠拧了拧眉,看向袁琳儿死后那浩浩大荡的女眷,“大皇嫂这是预备去哪儿,是歌舞要起头了嘛?”说着,伸头朝殿里望了一眼。

  楚鸢自进入大皇子府不断便没无机会跟曲悠说上话,此时好不容易碰上,赶紧兴奋的挽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“九皇嫂,大皇嫂这是想带我们去寻找五皇嫂……”语气无邪懵懂,若是不细细揣测里面的涵义,也许只当是一句小女孩的无邪戏言。

  曲悠嘴角慢慢勾起,显露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。公然,如她所料,如若适才她四肢举动在慢一些,想必此时曾经被就地堵在了偏殿。

  “喔,寻找五皇嫂……”

  “是啊,五皇嫂更衣服去了很久,大皇嫂甚为担心。”楚鸢说完,满脸忧虑的看向蒋玲灿。

  蒋玲灿双手紧紧攥起,忍住想要不求甚解了大皇子妃的感动,这个贱人会担心她,怕是一计不成想要在添一计吧。

  袁琳儿仿佛没有听懂楚鸢的话,她上前拉起蒋玲灿的手,双眼担心的扫过她的全身,“老天,真是菩萨保佑,你怎样会去了那么久,害我认为你出事,赶紧跑回来喊救兵!”

  喊救兵……真是滑全国之大稽,喊救兵用得着把所有的女眷都叫上嘛,蒋玲灿的嘴角扬起一抹耻笑,眼底慢慢浮起了恨意,她上前一步,红唇切近袁琳儿的耳边,咬牙启齿的说道:“大皇嫂的好意,本宫心领了,改日,必当奉还……”话音刚落,没给世人反映的时间,回身便向皇子府的大门走去。

  袁琳儿愣愣的站在原地,慢慢的眯起了眼。这是,被她发觉了……不外,发觉了又能若何,以她的本领,便连燕王府都要交给许侧妃去打理,又凭什么来搬到本人。

  “大皇嫂,我们……”楚鸢期艾的启齿。

  “宴席还没有竣事,我们归去赏识歌舞。”袁琳儿浅笑着点头,回身刚要进殿,腹中便传来一阵钝痛,盗汗顺着额头不竭的往下贱,她猛然蹲下身,玉手紧紧的抓住梅香的手,“快,请太医……”话音刚落,登时晕厥了过去。

  “大皇子妃,皇子妃……”梅香慌乱的尖叫着。

  “来人,请太医——”

  人群里登时一阵骚乱,大皇子听到动静赶紧从正殿里冲了出来,抱起袁琳儿的身子便朝主屋的标的目的而去。楚鸢拽了拽曲悠的胳膊,二人乘隙退了出去。

  “怎样没有看到青春?”曲悠猎奇的看着楚鸢。

  “皇祖母回来了,她去献热情了。”楚鸢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  皇祖母……没传闻大楚国还有一个太后啊,若是真的有,当初她跟楚钰大婚之时,她为何没有加入?曲悠眨眨眼,对于楚鸢口里的阿谁皇祖母蓦然升起了几分猎奇。

  皇太后封号什么?圣母皇太后,慈安皇太后,孝庄皇太后……曲悠心里不住的歪歪着,把楚鸢看的满身发冷。

  “师父,你笑什么?”

  “我在想皇太后的封号。”曲悠鄙陋的笑着。

  楚鸢撇撇嘴,神气似乎有些不屑,“哪里来的皇太后,不外是父皇的奶娘罢了!”

  啊——曲悠张大了嘴!这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,她认为皇祖母该当是明惠帝的母亲,没想到倒是他的奶娘。

  师徒二人一边聊,一边飞快的往外走,待世人反映过来,回身去找时,曲悠已然上了本人马车。

  “这一天,过得可是真刺激啊!”曲悠靠在车厢里,心里长短常的感慨。大皇子妃的孩子也不知能不克不及保住,不外……看她身下的那滩血迹,这胎儿怕是凶多吉少啦!

  “袁琳儿历来心狠手辣,这狠劲不但是对别人,也是对她本人。”楚鸢看了曲悠一眼,启齿继续说道:“今天对五皇嫂那事,说里面没有她的手笔,本公主绝对不信。”

  “你这么领会她?”曲悠挑眉。

  “我有需要领会她?”楚鸢不屑的冷哼。

  “那你刚刚说……燕王妃的事是她的手笔?”

  楚鸢点点头,似是不想多提的掀起了车厢帘。马车外,沿街叫卖的小贩数不堪数,更有那街边变戏法,耍猴之人吸引了她的目光。

  “九嫂,我们下车去逛逛……”楚鸢突然来了兴致。

  “下车?”是疯了嘛,这大热天,有车不坐用脚走。曲悠摇了摇头,公然的否决了楚鸢的建议。

  楚鸢的嘴角向两边扯动,显露了一抹倒置众生的笑,她撒娇的切近曲悠,抓起她的胳膊悄悄的摇晃起来,“九嫂,你陪我去逛街,我给你讲述大皇子妃的故事!”

  大皇子妃——

  曲悠面前蓦然一亮,登时点头同意了。

  下了马车,楚鸢便向冲出樊笼的鸽子一样,‘呼’的一下,朝猴戏何处冲了过去。

  “好,好……”楚鸢挤在人群里,不住的鼓着掌。

  好什么好,不外就是一只猴。曲悠懒懒的拽住楚鸢的衣角,“庆华,你是公主,要留意抽象。”

  看猴儿戏呢,哪里有时间留意抽象啊!楚鸢一把拽回衣襟,对曲悠的警告充耳不闻。

  靠……就这损色,还好意义说跟我逛街呢!曲悠望着人群里,不住拍着巴掌,毫无抽象可言的楚鸢,恨不得回身就走。哎……算了,自家门徒,她不包涵谁包涵啊!

  曲悠等了一会儿,发觉楚鸢底子没有想走的意义,这货也真是个奇葩啊,说好一路逛街的,成果她倒好,赖在猴戏这里不走了。

  “你走不走?”曲悠戳了戳楚鸢。

  “别吵,别吵,这就好了!”

  好什么好,按照她来看,这猴戏正派还要演一会儿呢!

  “你预备给几多钱?”

  “给什么钱?”楚鸢诧异的回头。

  “你看猴戏不给钱?”曲悠怪叫。

  楚鸢眨眨眼,似乎对曲悠的说法有些不睬解,看猴戏还要给钱,别闹了行吗?

  “我……看看罢了。”

  “喔……”曲悠秒懂,她大白楚鸢的意义了,就是不想给钱还想白看呗。

  “九嫂,我……”

  “哦哦,我懂我懂!”曲悠用力的一拍额头。让你欠儿,让你没事收门徒,怪不得人家常说,现在额头上面流的汗,就是当初选门徒时,脑袋里面进的水。

  猴戏耍到最初,耍猴人端着铜盘儿起头挨个的收起了钱。这一行为,让本来围在四周叫好的苍生们纷纷别开了眼。

  耍猴人苦笑一下,把盘子端到了楚鸢的面前,“蜜斯,行行好,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小我场,您……”

  “我,我没钱……”提到钱,楚鸢‘嗷’一下炸了庙儿。

  没钱……怎样会没钱,看她身上穿的淡蓝色锦纱,头上带的赤金步摇,耳上坠着的粉红色宝石耳饰,手腕上那水头十足的暖玉,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!

  “鸢儿……”曲悠看不外去了,这时代的苍生本来就很麻烦,更别说那些陌头卖艺,耍猴戏的下九流。鸢儿看了这么久,哪怕赏他几个铜板,也是种抚慰。

  “九嫂,我真没钱,钱都在流萤那里!”楚鸢急的直顿脚,她真没撒谎,常日里收支皇宫,她身边都跟着流萤,可是今天她是偷跑的,若是不是去了大皇子府,真不晓得该若何回宫。

  喔……对!曲悠点点头,她说怎样如斯奇异,本来流萤不在她身边。身为公主,楚鸢曾经喜好了出门带着梅香,像今日这般,她还真的没有碰到过!

  “灵佑,拿一吊钱给这个……”曲悠有着懵圈的指着耍猴人。

  “小人凤五,见过贵人!”耍猴人哈腰鞠躬。

  凤五……名字却是很好听!曲悠点点头,从灵佑手里把铜钱接过来,放到了他的手中。

  “你这山公训了多久?”曲悠猎奇的问道。

  凤五一愣,赶紧哈腰回话,“回贵人的话,猴儿很乖巧,小人也不外训了百天。”

  百天,不外百天就有如斯的成绩,真是罕见啊……

  “除了山公,你还懂什么?”曲悠蓦然起了惜才之心。

  “小人会锻炼飞禽,飞禽,但凡是兽类,非论是天上飞的,或是地上跑的,小人不敢说是全数通晓,但也略懂一二。”凤五自傲的仰起头。

  如斯,很好……

  曲悠掀唇,诡异的一笑。还别说,楚鸢这个小丫头还真的有几分福分,这不……误打误撞的碰着了人才!

  “你喜好耍猴,仍是想要当差?”

  “贵人这话,让小人若何回覆,若不是糊口所迫,谁人又情愿干这陌头卖艺的勾当。”凤五苦笑一下,慢慢低下了头。

  “工作没有贵贱之分,只是看你若何想……”

  “小人想要当差,不求豪富大贵,只求能够糊口,养活父母家小。”凤五蓦然跪了下来,他的眼睛不会看错,这位夫人绝对不是普通之人,只需入了她的眼,当前荣华富贵指日可待!

  好,公然有眼色,她最喜好这种有本领又识时务的人。曲悠点点头,回头看了灵佑一眼。

  “拿着这个腰牌去睿王府,就说是睿王妃叫你来的!”灵佑把腰牌扔了过去。

  睿王府,睿王妃……凤五蓦然睁大眼,有一种被金元宝砸到了欣喜。天啊,看来算命的说对了,他今日出门必当会碰到贵人!

  “感谢娘娘,感谢娘娘……”凤五捧着腰牌,欢快的直乐。

  “胡说什么,什么娘娘,这是睿亲王妃!”灵佑不欢快的呵叱。

  凤五轻轻一愣,在她的印象里,王妃和娘娘是一个意义啊,怎样就不合错误了呢?她糯糯嘴,有些心急的注释道:“小人错了,请王妃莫怪。”那不寒而栗的样子生怕灵佑会突然把腰牌抢归去。

  “拿着腰牌归去吧,记得,明儿个到睿王府报道,先从外院的小厮干起吧。”趁便也调查一下。

  小厮——凤五有些心急,她不克不及干小厮啊。

  “王妃,小人……”

  “怎样?”曲悠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小人不克不及当小厮。”凤五的声音很小,她瞄了曲悠一眼,随即低下了头。

  不克不及当小厮,那想当什么?当总管嘛?人不大,心却不小。曲悠的神色登时晴朗了下来,本来对凤五的好印象也跟着那句‘不克不及当小厮’而烟消云集了。

  “既如斯,你便继续耍猴吧……”曲悠冷哼一声,回身拂衣而去。

  一看曲悠走人,凤五登时傻眼了,她抬腿便去追,边追边不竭的喊着,“王妃停步,王妃停步!”

  哎呦,这还挺固执啊!

  曲悠心里很是猎奇,他不是不情愿当小厮嘛,怎样还追来,莫非是改变主见了……她转过身,面无脸色的望向凤五。

  “你还有什么话说嘛?”虽然她舍不得人才,可是却不接管要挟。

  “小人……”凤五扭扭捏捏的抿着嘴。

  “须眉汉大丈夫,有一就说一,我又没怎样你,若何就抹不开面!”

  凤五长长的吸了一口吻,扬起头,“王妃,小人不克不及当小厮,由于……”话未说完,凤五突然抓住曲悠的手,覆上了本人的胸!

  曲悠吓了一跳,刚想缩回击,就被手里的触感所惊住!

  靠啊……这货是女人!

  本站曾经启用新域名,请大师服膺,旧域名即将停用。

http://7milesdown.com/houerxi/211/

你可能喜欢的